(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9章> 準情侶,情侶 ; 固有思維 ; 神秘受襲! | 香港作家網 HK Writer - 最強的寫手O2O平台

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工作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9章> 準情侶,情侶 ; 固有思維 ; 神秘受襲!

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9章> 準情侶,情侶 ; 固有思維 ; 神秘受襲!

“徐軍師,很感謝你的坦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的確我們十人來歷可疑,更擁有殺人於無形的能力,其實可算是危險人物,如果易地而處,估計我也會有相同的顧慮。但是我們說的也確是實話,我提議找個合適的地方以展示我們的技藝讓各位看看,不就清楚了?然後各位是希望我們留下或離開,直接坦言便可以了。”溤文軒語畢向徐庶深深鞠躬,以示敬重。

 

“溤六俠,我沒有這個想法,徐軍師也並非完全是這個意思的。”劉備連忙解釋。

 

“劉皇叔,請不必介懷,徐軍師是有責任考慮到這些方面的,我們也真的不會介意。”溤文軒微笑道。

 

傍晚,在官邸內劉備安排給他們的別園中,十人沐浴更衣後有下人通知用膳 :

“劉備按排的真是仔細啊。”溤文軒道。他和熊欣正一起前往別園中的飯廳。

“我們好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啊。對了,不知剛才那醫官為他診斷得怎麼樣,開的藥方是什麼藥性?唔......有機會我還是問一下比較好。”熊欣是一位真心承認中醫能力的西醫,但當然不知道現代的註册中醫師和古代的醫官大夫相比如何。

“妳關心劉備?……嗯,我意思是整個新野權力最大的便是他,不用擔心他吧。”溤文軒衝口而出,立即感到不妥補上一句。

“他是傷者!我是醫生!!”可惜補上的一句完全沒有用,熊欣一聽立即厲聲回應,她是軍人也是醫生(是真正的軍人,和軍醫不同),不是傻瓜。

二人交談間便走到了已經有幾位隊友在裏頭的飯廳,聰明機智的溤文軒更沒法再說剛才的話題了,因為二人還不是情侶。(作者 : 表示同情,智商多高的人在這些事情上也可以表現得很愚蠢……唉……)

 

比溤文軒和熊欣更遲前往飯廳的還有兩人:

“喂!請問張先生你可以出發了嗎?我們已經肯定是最慢的了!”楊心柔在張陵房間門外大聲催促着。

“知道啦,知道啦,來了,走吧。”張陵的聲音由房間深處到只隔了一道房門再到出了走廊便拉着楊心柔的手快步前往飯廳。

“你怎麼不穿上衣啊!快穿回吧。”楊心柔看了看他另一手上拿着的衣服,然後再看向比她高得多的張陵微嗔道。(楊心柔 1.7米,張陵 1.95米)

“吓?本人英俊瀟灑兼高大威猛,加上一身壯碩肌肉,怎樣看也是不穿上衣比較好看吧。”張陵看着情人楊心柔說道。

“一點也不好看!再不穿上哥哥要看到的了,那你自己先走吧,我等一會再前去。”楊心柔眐着張陵說道。

“呀!好吧,算了。”張陵心想小柔說得有理,那傢伙可不好對付,心中感嘆自己也算是情場老手了,竟然到了要結婚的年齡才遇上難纏的對手,不是指小柔,而是她的哥哥隊長楊光,出來混的,果真是要還。

 

晚上,十人用膳後,一起聚集在隊長楊光的房間內討論 :

  “我們如願地獲得了展示武力的機會,但徐軍師如此坦白反倒令人不知所措。”溤文軒若有所思的道。

  “我也有些意外,剛才我回想了一下,老實說,感覺今天反倒是我們不對了。”張陵道。

  “以我的理解,這是一個混亂及充滿謊言與權謀的時代,諸侯割據,各人實際上都為了私利,但又各人也說是為了拯救萬民 ; 各人實際上也想做皇帝,但又各人都是把匡扶漢室說得慷慨激昂,是一個謊言已經成為習慣的時代。大家是不是也和我的想法一樣?”楊光道。

  除了熊欣和楊心柔,其他人基本都是一樣的想法。而兩位女隊員沒感覺是因為他們不熟悉,所以不評論關於這時代的一切。

  “是的,所以我們便把心中的防護網盡力地張開,很自然地去想如果要在這時代生存,如果要不吃虧,便要爾虞我詐地和這時代的人相處,才能保得平安。”黃家言接着說下去。

  “正是,但最後我們所有人的感覺竟然也是不知所措,好像反而是自己不對,真是奇怪,腦海混亂啊。”蔡文豪搖頭苦笑道。

  “喂,其實會不會是你們這些男人想得太複雜了,我越聽越無法理解你們的思維,全都突然瘋了嗎?”楊心柔忍不住打斷他們的對話。

  “妹妹妳入世未深,不要……。”

  “哥哥我還沒說完啊。”楊心柔不讓哥哥打斷,繼續道 :

  “我不管它什麼現代古代,反正世上什麼人也有,有好人有壞人,而我們忽然來到這時代,這個時代便是我們所要面對的世界,就拿那個張飛來說,在今天劉備墮馬後的絕境中,以他的武藝要自己獨自逃走根本輕而易舉,但他卻是連命也不要回馬衝去想要在萬軍之中救出劉備,親兄弟也未必能夠這樣,更何況是義兄弟?這全都是我親証的,如此有情有義的人,但如果要定性他是好人又或是壞人,恐怕也沒有這樣簡單吧?那和我們在現代又有什麼分別?“人心難測”無論在任何時代,任何地方也通用的,又例如一頭牛,一千八百年前的牛和現代的牛有什麼分別?好了,我不知自己表達得夠不夠清楚,如果明白我的意思,覺不覺得剛才你們討論的都變成癈話了?”楊心柔罵道。

  “你們呀,當初是怎樣通過面試的?怎麼當特種兵的?”楊心柔頓了一頓,接着又再繼續罵。

  “好啦好啦,小柔,不要這麼凶,更不要罵他們是牛,男人有時就是喜歡把問題想複雜,而且他們是在書本上理解這時代的,到實際身處其中,面對着有血有肉的人,當然會感受不一樣而有點混亂,我兩不熟悉三國所以沒有固有思維,反而容易保持清醒。另外他們犯了最大的思想錯誤是把整個時代的所有人看成了一個整體,我估計這是因為三國在現代太流行,流行得成為了一個熱門題材,一種男性共有的文化,甚至成為了一門學問,看易中天教授的三國論壇多麼受歡迎便知道,而他們不自覺下便把這裏的一切也壓縮在一個框架內思考,變得好像旁觀者在看書一樣,把自己抽離了,卻忘記了原來我們也已經身處其中,也忘記了最基本的,不管在任何時代的任何人,每個人都是獨特不同的,又怎可以一概而論地去猜想任何人啊。”熊欣被楊心柔罵人的說話逗得不停地笑着,其實她比楊心柔更早便發現了,不過知道男人都愛面子,所以也不點破。

  八位男隊員即時面面相覤,臉紅耳赤起來。然後眾男尷尬地自說自話……

  “唔……好像也是……”

  “呀……的確……”

  “哈哈……也對……”

  “唉……真丟臉呢……好,豁然開朗了,阿欣妳說得很對,我們對三國的人和事有巨大的固有思維,也把自己抽離了,可能還沒有接受現實吧。小柔妳也長大了。”楊光打破尷尬的氣氛道。

  “我已經長大好久了,只是哥哥你從來沒有留意罷了。”楊心柔不滿道。

       張陵本來立即想說自己有留意到,可是看了看楊光,話到嘴邊便吞回肚裏。

  而熊欣則向楊光回以燦爛的笑容,並沒有說話。

  突然不可思議地由現代回到古代,這個本來就很難接受,然後立即便體驗了古代零距離血腥殘酷的戰爭,精英如他們也不自覺地變得思緒淩亂,越熟悉便越混亂,現在大家才算是真正接受事實,清醒和冷靜了。

  “各位,後天展示武力後(劉備安排明天大家先好好休息)該可以得到我們想要的“威嚇力”,不過大家也看到徐軍師怕控制不了我們,這便很矛盾了,大家怎看?”腦袋混亂後,溤文軒把想到的問題指出來。

  “有道理,所以手榴彈,炸彈和機槍不要展示,只展示手槍較好吧?”陳諾道

  “那樣會好一些,但徐庶謹慎,只是手槍他也一樣可能會感覺我們是無法控制和危險的。”胡運道。

  “但手槍是必須展示的,因為那是殺死夏侯惇和李典的武器,其次也要展示出高準度,才能構成“威嚇力”,所以如剛才所說這和“徐庶可能怕我們無法控制”是互相矛盾的。”溤文軒有點苦腦地把矛盾再次指出來。

  “文豪,看來又要靠你的歷史知識了,但記錯了便記錯了,也沒法的,所以不要有壓力,以你的認知,劉備和徐庶是怎樣的人,然後再依此判斷,我們賭一賭,否則可能性太多了。”楊光笑着看向蔡文豪道。

  蔡文豪只好苦笑,他也明白只能如此了,便索性閉上雙目集中思考歷史上記載劉備和徐庶的生平事蹟,從而推斷兩人的性格,事關重大眾人自然也不會催促。

  此時溤文軒突然驚呼,“有兩人正在慢慢接近我們,進入五百米內時我沒有管他們,反正官邸內那麼多下人,可是現在已經到了兩百米內,目標很有可能是我們了。”溤文軒邊看着通訊器邊道。

  楊光聽罷立即指揮大家 :

  “文豪你繼續想不用理會。”

  “阿葉,老張,阿諾和我一起出去房間外埋伏(這四人武藝最強),盡可能用拳腳或軍刀,真不行才開槍,生擒。”

  “除文豪外其他人全部持搶提高驚覺戒備,如對方突破了我們,從任何位置闖入房間內便開火,殺!”

  “家言在最後面,觀察房內情況,隨時開火支援房間內任何隊友,對闖入者也是,殺!”

  “明白?”

  “明白!”眾人齊聲回應。

  “行動!”隨着楊光的一聲行動,眾人如閃電般各就各位。

  “還有二十米,前方那兒一拐環便出現了,看仔細才出手!”楊光向三位隊友道。四人在房間外的走廊天花板上,他們用上了特種部隊專用的小工具,以氣壓原理像家居掛牆勾一樣吸着平面,而吸力當然巨大得多,使他們只要四支抓緊便可以像壁虎般黏在天花板上,但當然也須要配合驚人的體能才能做到這動作。

  接近他們的兩人出現了,楊光已經把通訊器收好,四人在天花板上仔細打量着前來的兩人,都是全身黑色緊身衣,蒙面只露出雙目,肯定不是官邸的下人裝扮,而由於走廊的天花板頗高,兩人只顧不停向四周看,完全沒想過天花板竟然也可以有人,並沒有發現楊光他們,兩人來到房間窗邊,耳朵靠在窗邊細聽房間內的動靜,但什麼聲音也沒有,然後其中一人道 :“看來睡了,去另一房間看看吧。”接着另一人道“這個睡了,要不要進去幹掉,先立個大功再說。”

  兩人正在考慮,忽覺頭頂風聲一起,也沒有時間抬起頭看便已經感到兩股大力踢中自己的頭部和背部,當然便是楊光他們四人作出了攻擊,每兩人飛踢對方一人,一人踢頭,一人踢背,由上躍下之力,加上四人本身的體重,還有四人久經訓練的腿勁,不明來歷的兩人只能一聲不響地昏死過去,其實四人已經控制了力度和踢的位置,否則那兩人當場便死去的機會更大。

  把兩人捆綁好,由於對方竟然連殺害之心也有,肯定有須要盤問一番,不過那便要等他們醒來,他們受的是硬傷,像電影或電視中通常看到往臉上潑水的做法其實是不會醒的。

  這樣眾人便邊繼續剛才對劉備和徐庶的討論,邊等待兩人醍來後作盤問,但改為用英語交談,以防兩人醒了後或會繼續裝作還沒有醒過來而偷聽。

 

<第9章完>

Copyrights by writer : Hung Kim Fung 

作家價錢報價
  • 20200513
  • 書本作家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登記
  • 香港作家網 尋找作家Writer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排行榜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紀錄
  • 「香港作家網」各作家之優質作家訓練培訓課程班
  • 香港作家網Writer廣告查詢、推介優質香港好作家 香港作家Writer專業網上宣傳推廣及資訊平台、作家宣傳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