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作家紀錄) 元宵節篇: 酒量 (下) | 香港作家網 HK Writer - 最強的寫手O2O平台

陳沛 作家紀錄: 元宵節篇: 酒量 (下)

作家類別: 網絡寫手

分享 :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陳沛作家Writer工作紀錄: 元宵節篇: 酒量 (下)

酒量 (下)

 

1

酒量,是練回來的。

剛開始,我和她與大夥兒下班後開懷淺酌。
之後,她和我伴著黃昏夕陽,兩人輕鬆喝掉一整瓶。
我本來酒量就不錯,公司應酬客戶的飯局,幾乎全由我來代酒。
但她和我一樣,不嗜酒。
只愛用對的美食,配上對的好酒,細心品賞。
我更愛看她喝得半醉時,不經意的靠住我的肩,說:「我沒醉!」

 

2

「酒量練得好,享受得更廣更深。」
這是她常掛在嘴邊的藉口。
我深信今晚在這餐廳裡,她也會對閨蜜朋友說同一番話。
儘管我和她之間,隔著好幾桌的距離。

她和我一樣,餐前點了Premium Malt’s。
多少次,那豐盈的、軟綿綿的雪白泡沫,沾上她豐滿的蜜唇。
多少次,我忍不住吻掉那細膩的啤酒泡沫,沈醉於愛情滋潤的甜蜜。

分手後仍上同一家餐廳,點上同一款啤酒。
我應理解成⋯⋯巧合?
還是,緣分。

 

3

酒量強,千禧女性 Millennials 的特性?

同桌的閨蜜朋友不勝酒力,被傳召到的男友攙扶著準備離去。
這男友真好,不忘給我傳短信:「她在XX餐館,看你要不要過來。」
再傳:「她喝了不少,且混著喝。」
她的這閨蜜更好,短信只簡單一句:「趕快和好免我受罪。」

看那短信,我也覺得難受。
她那麼強,完全沒有讓我提供依靠的機會。
那天我只說大家的關係令我感壓力,她馬上說:「那分開冷靜一些日子,還是分手?」

我再抬起頭,在餐廳找她苗條的身影。
一如以往,她踩著七、八公分的高跟鞋剛要離去。
只是,一個踉蹌,幾乎把她絆倒,然後她跌跌撞撞的走向化妝間。
我匆匆告別朋友,趕往餐廳門口等她。

 

4

酒量不鍛鍊,會慢慢淺退下去。
感情不培養,會變得淡至無存。

她微紅的眼眶透著憂傷的眼神,在看到我倚在餐廳大門旁邊時,轉為錯愕,苦澀。
「我送妳回去。」我說。
她垂下眼,沈默不說話,只讓我拉住她。
「以後別混酒喝了。」我再說。
她挨近我,小聲說:「我沒醉。」再以更小的聲音說:「我想妳。」

 

我也好想妳。

 

作家Wri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