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作家紀錄) 情人節篇: 「。ptgf 。出租男友。」 | 香港作家網 HK Writer - 最強的寫手O2O平台

陳沛 作家紀錄: 情人節篇: 「。ptgf 。出租男友。」

作家類別: 網絡寫手

分享 :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陳沛作家Writer工作紀錄: 情人節篇: 「。ptgf 。出租男友。」

#1
 
吧枱對角。
分別坐上一男一女,都在等人。
 
男的是個上班族,已有點微醺。
他再看了一遍ex-fiancée 寄來的短訊:
@ 我要結婚了。
受不了這消息帶來的二次心靈創傷,他需要酒精幫助舒緩神經。
 
鐵哥兒傳來短訊:
@給你召了個辣妹,今晚把床滾得淋灕盡致。
@明天就把以前的女人從你的人生Delete。
@然後 reset!
 
他在等,第一次用金錢買回來的情愛。
 
#2
 
酒吧的Happy Hour 氣氛正盛。
她在吧枱點了杯 Okinawa,等站在外面講電話的男生。
她的第一個男朋友。
 
這男朋友對她很呵護,又讓她徹底無理的撒嬌:「没底的加班再加班,累死我了!」
「嗯!」男朋友邊輕聲回應,邊輕握她的雙手安撫她的情緒。
 
她再抱怨:「舊同學每次聚會都放閃,帶著不一樣的partner 來,我不再參加了。」
男朋友把她拉近胸前:「那妳帶我去好了。」
 
她死不要臉向在公司再遇上,自己一直非常喜歡的學長表白。
換回學長溫雅的一句:「妳值得一個更好的男人。」
她尷尬死了。
男朋友拉她的手安慰說:「妳有我就夠了。」
後來聽說學長訂婚了。
 
她的性格內向,需要一個主動會呵護自己的男朋友。
讓她在工作和單調的生活中釋放出來,喘一口氣。
於是,她在IG  搜尋 #ptbf ,找了個出租男朋友。
也是她第一個男朋友。
 
#3
 
這ptbf 沒有超高人氣,followers 數量也只是一般多。
但他很專業,要求提供的服務 —— 聆聽、回應、只摸頭、拖手、輕擁,他都做得很投入。
最重要的是他相貌文雅,很像她喜歡的那位學長。
整個晚上,她幾乎在ptbf 的溫柔體貼下,迷失了自己。
 
ptbf 在耳邊融融細語問:「我們挺合拍的,今晚,再繼續下去,再親密點好嗎?」
酒精的催化作用適時發揮,她好像含糊的同意了。
然後ptbf 跑去外面打電話,好讓她結帳。
 
她付了錢,慢慢移往吧檯邊緣。
就在離開前,她偶然望向吧檯的另一邊。
然後,看到他。
是她心儀,已定了婚的學長。
從他訝異的眼神就知道,她也看到自己。
 
#4
 
「你是Jason?」
鐵哥朋友安排的 truly hot 辣妹,在酒吧找到了他。
「呃?」他抬起頭看她,Jason?
「我是你今晚的 ptfg。」
他差點忘了,鐵哥朋友提醒他對辣妹不用認真,也不用真名。
「Jason,我們走吧!」Ptgf 熱情地拉著他的胳臂,似是對這位帶有書卷氣的「客人」很滿意。
「你去慣那間?」她問。
他邊召Waiter埋單,邊含糊的説:「都可以,安靜一點的,妳帶路吧。」
「好,我去外邊先打個電話。」
他付了錢,抬頭向附近掃了一眼,下意識的查看附近有沒有相熟的面孔。
然後,訝異的看到,竟是她。
 
#5
 
要改變一個想法,轉化成決定、行動,需要多少時間,一年、一個月?
但對她,一個兩秒的眼神就夠了。
 
在離開吧檯前,她偶然看到一張非常熟悉的臉。
她再看一眼,是那位她喜歡的,但拒絕了她的同事。
這兩眼,維持了兩秒。
卻把她從購買的虛擬戀情中倏然喚回來。
 
她木然的走向酒吧門外的ptbf。
「妳想去哪?」他溫柔的問,輕擁她。
「再來的幾個小時,我贈妳的,不收費。」ptbf 在她耳邊柔話綿綿。
「或妳想做最親密的接觸,我都OK。」
 
耳邊融融細語,她的眼前卻只出現剛才酒吧檯旁同事的臉——他訝異的眼神,和別過臉去的那一瞬間。
她想:
- 這同事看見她了?從什麼時候開始?
- 她和ptbf 的親暱舉動,他是不是也看到了?
- 會誤會她已有男朋友嗎?
- 就算是吿白曾被這同事拒絕了,也決不想他看到這一幕!
 
她從 ptbf 溫柔的懷抱中抽身出來,慢慢醒過來,問自己:「我在做什麼?」
身邊的帥哥是個陌生人。
濃情蜜意也是以幾百塊換回來的。
她要面對的,不是她放不下的心儀同事。
而是自己的空虛、寂寞和逃避現實的心態。
「我還是不去了,我累了,想休息了。」她慌亂的說。
「那我陪妳⋯⋯」
她狼狽的逃了。
逃離了虛假的纏綿。
 
#6
 
Motel。
浴室的花灑聲把”Jason” 灑出點晰明。
他躺在 queen-size 的大床,直望進镶嵌在天花板綺靡的鏡子裡自己的倒影。
上身半裸,蔽體的只有圍在腰間的大毛巾。
「過了今晚,重新 reset。」鐵哥朋友的話繞在耳邊。
腦裏卻冒出一雙清晰的眼眸,在會議室,同事的HappyHour——帶有期待、愛慕。
他很喜歡這小妮子的坦率,前陣子還在公司年宴後向他告白。
 
相比下,他卻比她隱藏得多。
剛才在酒吧轉過臉去的時候,他只想:
- 那偏暗的角落,竟也被撞現,他的運也太衰了吧。
- 她沒看出自己和那個名字都叫不出來的ptgf有關系吧?
- 為什麼他會那麼在意?
 
浴室的花灑聲停了下來。
「Jason,我好了。」 ptgf 走出浴室。「⋯⋯你,要去哪?」
已穿戴好的 “Jason” 說:「我先走了。」
「怎麼?」要做的事,不做了?
「沒興趣了。」妳的眼神不夠清澄。
 
Reset 人生。
想好了,就按 Enter 鍵「進入」。
跨過猶豫,延宕這些路障。
爽快決定,馬上行動,迅速把偏離航道的的人生扭正。
 
還是沒辦法走出去?
找生活的催化劑!
像一個兩秒的眼神,加速決定。
 

作家Wri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