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6章> 古代與現代的比武 (下) ; 意外 | 香港作家網 HK Writer - 最強的寫手O2O平台

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工作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6章> 古代與現代的比武 (下) ; 意外

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6章> 古代與現代的比武 (下) ; 意外

       在一遍驚呼聲中,關羽滿臉難以置信的神情,定睛看着自己手上的斷刀,在戰鬥過程中斷刀也有試過,但那是在千軍萬馬中斬殺了數之不盡的敵人後使戰刀損耗過大才折斷的,從來沒有試過如今天般第一刀便斷的,即使當年大戰呂布,也絕不可能一下子便弄斷了他關雲長手上的刀!

  “來人,換刀,給我好好地仔細檢查清楚,不要再拿有裂紋或破舊之刀來!”關羽下令道。他心想只可能是刀原本就有問題了。

  片刻後,便有人拿了一柄全新的戰刀來,關羽接過後,親自把戰刀由刀身至刀柄仔細檢查了一遍,沒發現有問題,然後才撥轉馬頭面向楊光,大聲地道:“剛才拿了柄破刀來比試,令楊大俠見笑,是關羽疏忽了。”

  “關將軍不必介懷,我們繼續便是。”楊光也大聲答道。他當然知道不是剛才那柄刀有問題,而是這塊鈦合金盾牌的堅硬度太強,和這個時代的兵器差距比想像的更巨大了,另外關羽和楊光的臂力也非常人能及,再加上兩匹戰馬衝鋒時的強大衝力,可以視為拿着樹枝去大力敲打石頭,怎能不斷。

  接着雙方跨下戰馬再次大聲嘶叫,雙方第二次衝向對方,而這次關羽把戰馬驅得更快了,在第一次衝鋒交手後,關羽已知道楊光的速度和力量也相當了得,所以為了挽回顏面這次便決定不再留力,誓要斬破對方的盾牌。而楊光則依然是如第一次衝鋒時一樣,一直注視着關羽的眼神,發現關羽這次比第一次時更明顯地只是死死地盯着盾牌,心想這人真是冥頑不靈,不過這也好,自己也省心得多了,楊光這次以雙手並用全力把盾牌撞向關羽的戰刀,關羽也毫無保留地舉起右手戰刀猛力砍向盾牌,兩人同時一聲大喝,接着是發比第一次相交碰撞時更大的聲響“碰!!!”,兩匹戰馬再次擦身而過,楊光這次特意回頭去看,正好看着斷刀由空中掉到地上,關羽的刀又再斷了!

  場上又是一陣驚呼和歡呼交集之聲,楊光再次撥轉馬頭,遙看着關羽,關羽這次和第一次同樣的還是背向着自己,並且全身在微微顫抖,楊光相信關羽肯定是氣瘋了。二人現在的距離這麼遠也能看得到,並且剛才兩次衝鋒時對關羽的眼神和動作也是準確掌握,足以看出楊光的視力是何等驚人,小隊十人當中他的視力和黃家然是不相伯仲,但要大大的強於其他八人,槍法準度則比黃家言差在十人中排第二,剛才溤文軒解釋時提到楊光打鬥的防禦力強大,很大一部分便是建基於他驚人的視力配合經驗所致的。

  至於關羽此刻的確便如楊光所想的被氣瘋了,人生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事情,一向高傲自負的他怎能夠接受。“父親,他那塊盾牌有異,別執着於要砍破它了,衝上去與他交手便是,父親武藝高強,他必不能敵。”義子關平和隨從周倉也已經跑回來了,他和周倉分站在戰馬衝鋒後的教場兩邊沿,好隨時照料關羽的一切需要,看到父親被氣得全身發抖,連忙上前關切地向關羽提議。

  “平兒別管,我自有計較。”關羽心想接連兩次斷刀,真乃奇恥大辱,以戰馬衝鋒之力加上自己的神力,就不信砍不破那塊異盾!

  於是關羽換刀又再與楊光作第三次衝鋒互砍(應該說是互撞更準確),這次關羽終於雙手握刀全力砍向盾牌,楊光雖然知道肯定是砍不破的,可是關羽全力一擊力量必然驚人,不敢輕視,便再以雙手及加上雙腿以馬鐙借力,以全身發力把盾牌撞向關羽砍來之刀,兩人又是一聲大喝,比前兩次更大的“碰!!!!”一聲巨響,結果又是關羽的刀第三次折斷,而楊光這次感覺雙臂一陣酸痛麻痹,暗暗心驚真是好大的力道。在另一方的關羽身體雖然沒有不適,可是內心又氣又感丟人,本來一張紅臉更是變得有如血紅一般,額上青筋暴現,嚇得站在這邊的周倉怕關羽怒氣攻心,連忙上前勸解,也是如關平所言提議不要再砍那塊異盾了。

  砍了三刀,第三刀更是全力砍下,以關羽縱橫天下多年的經驗,心想不要說盾牌,就算是堅固無比的城門雖然不至於可以被砍破,但也肯定會造成肉眼可見的破損,可是剛才擦馬而過時,分明看到刀斷後那塊異盾依舊仍是平滑如新,毫無破損!!心想天山派竟然有那麼多奇異之物,怪不得敢說以真刀真槍比試。如果是在戰場,關羽必定同意關平和周倉的提議,但現在是比試,自己砍了三刀,便斷了三柄刀…………真可謂英名盡喪。

  這時聽到楊光大聲道 :“關將軍,此盾劍合一的兵器乃是我派其中一件異物,就如手榴彈,手槍等奇異物品,縱使呂布,項羽複生也是砍不破的,不若我們正式開始比試武藝吧?在下盼領教關將軍高招。”楊光的想法是已經把你這囂張的關羽嚇得也差不多了,自己剛才亦略感手臂酸痛,而且目的是想知道在馬戰中能夠和關羽打得怎樣,因此很有禮貌及認真地向關羽抱拳說道。

  不料此話對關羽來說卻是弄巧反拙,他的自負,也可以說是自大,已經嚴重得算是一種病態,是不正常的,所以聽了楊光的說話後,反而心想什麼呂布,項羽也不能,我關羽卻偏偏要……能!!

  “楊大俠,多謝提醒,天山派之神奇,關某佩服,然而呂布,項羽不能做到,不代表我關雲長做不到!我們繼續吧!!”關羽傲然回答。   

     “天啊……關羽是傻的嗎?哥哥好言相勸,他卻這樣子……”楊心柔看向關羽臉色不悅地道。

   “因為自大,其次是更重要是認知的問題,關羽……應該說這時代的任何人也無法理解為何這小小的一塊盾牌,竟然可以抵禦超過攝氏六百度的超高熱,硬度強至飛機,火箭,導彈也用到的鈦合成金屬這東西,是現代的尖端科技製品,在這時代是無法想像的。假設據實和關羽說要砍破這盾牌,等如也可把城門連城牆一刀斬開,他根本不會相信,而會認為我們誇大,說謊。”溤文軒說道。

   “看來今天,不可一世的關羽,將會因為他的自大和認知不足而付出代價。如果是我,老實說最多砍兩刀感到有異後,如想不明白便不會再試,直接和隊長過招便行了……那麼愛面子幹嗎……唉!”張陵慨歎道。

   教場上,楊光聽到關羽竟然這樣子回答,真是意料之外而又無法理解(如果他聽到剛才溤文軒他們的談話可能會理解多一點吧),而繼續現在這樣子的不停刀盾互撼完全是沒有意義的,但投降嗎,只怕那關羽又會認為自己在羞辱他,很無奈啊……心想唯有先繼續了……希望再過幾刀後關於會冷靜下來吧……

  然後兩人便繼續如剛才第三刀同樣的過程,第四刀斷刀……第五刀斷刀……第六刀斷刀……第七刀斷刀,而現場眾人由驚呼,到驚呆,到驚異,再到鴉雀無聲,氣氛十分詭異。其實在第六刀和第九刀時楊光見這位關二哥已經瘋了,曾經兩次向關羽提出自己投降要中止,但關羽都拒絕了,還說楊光若如此便是看不起他,又說要投降也應該是他關羽投降。這使楊光感到異常無奈,九位隊友當然也是非常不滿。

  當到了第十二刀時,劉備也終於看不下去了,便要走出來終止比試,但是看到兩匹戰馬距離已經非常接近,唯有等這刀過後才大喊終止比試。

  這次關羽仍然是雙手握刀全力地砍向盾牌,楊光也仍然是雙手以全身之力把盾牌撞向關羽的刀,可是意外卻突然發生了,楊光不停地用以借力的左,右兩邊繩造的馬鐙,右邊的那個不勝負荷忽然斷開了,這使得楊光突然失去了平衡,而關羽的刀卻立即要到了,楊光大驚,只好把正在舉高迎刀的雙手急速收回來,同時左腳大力撐向馬身要把整個人橫向彈離開坐騎,只是關羽的全力一擊是何等快速,楊光的身體只是剛離開了馬身一點點,關羽的刀便已經到了,這一刀仍是砍在盾牌上,可是抵擋之力量卻全無,楊光感到一股巨力由盾牌傳來,剛離開馬匹的身體便被巨力硬生生地快速撞向地面,關羽也是一呆沒有想到會這樣子,緊接着在約半秒後,他突然感到腹部一陣劇痛,還帶有一股衝撞力,令他也不由自主地由馬匹上向後墮下……

       然後兩匹無人策騎的戰馬各自繼續向前跑,楊光背部大力地撞在地上,接着便到關羽也墮於地上,楊光是一動也不動的昏迷了,至於關羽則是以手按着腹部,伏在地上痛苦地急喘着氣,不正常地不斷冒汗,而更嚴重是正有大量鮮血從指縫間湧出,關羽感到自己快要失去知覺了,在他昏迷前最後映入眼簾的景象,是天山派黃五俠手持那名叫手槍的東西在指向自己,而槍管口正在有煙冒出……

 

<第16章完>

Copyrights by writer : Hung Kim Fung

 

 

 

作家價錢報價
  • 20200520
  • 書本作家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登記
  • 香港作家網 尋找作家Writer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排行榜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紀錄
  • 「香港作家網」各作家之優質作家訓練培訓課程班
  • 香港作家網Writer廣告查詢、推介優質香港好作家 香港作家Writer專業網上宣傳推廣及資訊平台、作家宣傳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