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5章> 古代與現代的比武 (中) | 香港作家網 HK Writer - 最強的寫手O2O平台

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工作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5章> 古代與現代的比武 (中)

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5章> 古代與現代的比武 (中)

      關羽正要準備上場,忽然聽到楊光說道:“關將軍,此第三場在下提議策馬而戰,雙方皆使用自己慣用兵器,你意下如何?”

    楊光此言一出,真是比剛才看到的兩場精彩較量甚至比看到手榴彈爆炸更加令人震驚!

  “楊大俠,剛才我們說好了是點到即止的,何故如此?”劉備立即出言希望阻止,他絕不願看到有任何人死傷。

  “大哥說得有理,馬戰也還罷了,然而真刀真槍……楊大俠,恕關某直言,關某也真心不欲造成任何死傷。”關羽也怕錯手殺傷了楊光。他看了剛才兩場,內心也承認天山派確是武藝不凡,但是看出了如果子龍用回自己的長槍,會是他的勝算較大的(關羽以為葉飛只是位拳腳利害的武術家,並不知道原來還有鋼抓),而且還是在馬上作戰,心想這班長年生活於山上的人真是無知,馬戰和地面戰完全就是兩碼子的事,這班山野之人怎可能比得過天天活在馬上的武將,那位天山派楊大俠的提議不是在找死嗎?

  關羽想到馬戰大大不利於天山派眾人,也正是楊光出來發話前眾隊友所擔心的,當時首先提議的是溤文軒,立即便遭到張陵(看完第二場後他和張飛便各自回到己方,約好了晚上出去喝酒。),葉飛,和其他六位隊友的反對,而楊光則是沉默不語,大家的理由便是如關羽所說馬戰怎麼可能比得過對手,還要用真刀真槍,太危險了………張陵和葉飛剛剛跟對方比試過,以第一身指出對方的武藝非比尋常,安全要緊,而楊心柔則更是直接地破口大駡溤文軒了。

  溤文軒的解釋是 : 當然知道馬戰必然比不過對方,但重點仍然肯定是要確保安全,其次才是透過和這時代頂尖武將的比試中得到最多的認知。首先安全方面,從剛才兩場比試的戰況已經能看出來,己方的個人武藝是有能力和對方抗衡的,如果張陵那場不是提前放棄,雖然仍是必敗無疑,但最少也要戰至大約兩百回合張飛才能取勝(關於這一點,是溤文軒在解釋時問張陵,然後張陵認真細想後回答的),而隊長的對打能力只是稍稍在張陵之下,而這是綜合的打鬥能力,如果只說防禦力則是隊長比張陵更強,張陵是強於攻擊和力量 ; 如果論耐戰力則兩人不相伯仲,隊長的耐戰力源於對身體動作和體力收放技巧的熟練運用,而張陵的耐戰力自然便是源於年青力壯。基於這些原因綜合判斷,可以肯定隊長絕不可能一下子就被關羽打敗,所以繼地面戰後,如果也能測試騎馬作戰的能力在這時代屬於什麼水準,對往後肯定大有幫助,畢竟在沒有汽車的古代,騎馬作戰是十分重要的一環。

  至於為何要用真刀真槍,溤文軒解釋如果心態是不求取勝,只求測試,那其實各自使用己方的武器比不用更難受傷,因為他們有一塊專為特種部隊而製的鈦合金可伸縮折叠盾劍,不用時可以收縮及折叠成只比西餐碟子大一點,便於攜帶和存放,使用時可以伸長及把折叠的地方打開並鎖死,變成正常盾牌的大小鎖在手臂上,而且向下的一端是可以伸出來之短劍,集盾和劍於一身,單手便可以使用,讓隊員還有一隻手可以持手槍或其他武器,是專門為了特種部隊在叢林作戰時使用的,連子彈也打不穿,何況刀劍,在雙方使用的武器之先進程度是天和地的差異下,再加上隊長先只是集中防禦,充分評估後覺得可以才攻擊,這樣子去比試,溤文軒覺得關羽先把自己的刀砍斷的可能性還更大。

  聽了溤文軒的解釋後,部隊各人也覺得有理,楊光對於自己的防禦能力亦很有信心,唯一變數只是騎術有多大差距沒比試過還不知道,但是不敵時大不了棄馬投降,如果要說隊長和關羽武藝差距大得連投降的時間也沒有,從剛才兩場比試的內容來看是絕不可能,故此最終十人全體也同意了。

  “劉皇叔請放心,我絕非魯莽之人,只是希望見識關將軍高強的真正實力,所以才這樣提議,依然是友好砌磋,點到即止的。”楊光感到劉備是真心不希望無論那一位受傷,所以也好言回答他。

  然而聽關羽剛才所言,依然是無比囂張,楊光也有點動氣了,故回答關羽就沒有那麼客氣了:“多謝關將軍不欲造成死傷之心,還請放心便是,請關將軍上馬提刀吧!”

  “好!既然如此,楊大俠便請稍候片刻,關某必定全力以赴,免得讓楊大俠見笑!”關羽真怒了,聞楊光所言分明認為自己傷不了他。

  語畢關羽便領着關平和周倉一起快步暫時離開教場前去準備,劉備見狀立即追上去,在離開了教場後的走廊上對關羽說道 : “二弟,休要動氣,對方算是天山派掌門,別傷了雙方和氣。”

  “大哥,剛才你也親見,非是我要策馬持刀比試的,豈可被人家看輕了,但也請大哥放心,待會比試時二弟自有分寸,不會真的殺傷了他。”關羽回答了劉備後便繼續快步前去準備,義子關平和隨從周倉在後跟隨。留下了停在走廊上內心忐忑不安的劉備。

  而剛才劉備向關羽追上去的一幕,楊光也隔遠看到了,雖然不知道劉備向關羽說什麼,但劉備肯定是不會擔心武藝高強的二弟,所以基本也可猜想到是叫關羽不要傷害自己,雖然理性上楊光知道劉備是因為想得到自己十人的幫助,不希望有損雙方和氣,但感性上卻不知為何竟然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他自己也無法解釋這現象,便立即搖晃一下頭部及拍一拍臉面提醒自己要理智。

  大概過了十五分鐘後,楊光便已經準備好了,因為溤文軒早有準備已經把鈦合金可伸縮折叠盾劍帶來了,楊光只需要鎖緊在手臂上和仔細檢查性能便可以,重點是把所有折叠和伸縮的地方全部檢查清楚沒有問題,最怕在比試的時候突然折叠和收縮起來,那便真是死得冤枉。然後整整三十分鐘楊光也在戰馬上熟習騎術,在現代雖然也有訓練過,但心知騎術的差距始終是個大關鍵,所以練多久也不嫌多,毫不浪費時間地不停練習,關羽在楊光練習了三十分鐘後策馬由教場的另一端而來,卻不見關平和周倉,估計他們沒有騎馬,所以關羽首先回來了。

  “劉大俠,讓你久候了。”關羽道。  

     “無妨,關將軍有禮了。”楊光道。他心想你再慢一點也可以的,好讓自己練習長些時間,不過有三十分鐘也很好了,接着楊光發現了一怪事,便策馬走向蔡文豪問道 : “文豪,關羽的刀只是普通的戰刀啊,他不是用青龍偃月刀的嗎?”

  “青龍偃月刀這種巨刀是宋代才發明的,由於太大及沉重,只是用於儀仗和鍛煉的,不可能用於戰場,還有啊隊長,這時代的馬鞍還好,但要小心馬鐙,難聽點說它只是以一條比較堅韌的繩捆綁而成,而我們又習慣了使用現代的金屬馬鐙,所以待會比試以它借力時要千萬小心,如果不幸一斷便認輸算了。”蔡文豪叮囑道。

  “謝謝,明白了,幸好有熟悉歷史的你,我去戰那囂張的關羽了。”

  然後楊光便策馬回到教場中心,和關羽互相對望着,兩人抱拳,便各自撥轉馬頭慢慢地向相反方向走開。

  “這是怎麼了?”楊心柔問道。女孩子不熟悉三國,古代戰爭片也自然少看的。

  “拉開距離好讓戰馬衝鋒啊,這樣揮刀槍刺的力量便會大大增加,關羽斬顏良及文醜也是靠這個。”張陵答道。

  “那哥哥……!”楊心柔關心則亂。

  “傻瓜,妳忘了我們的裝備嗎,好好看着吧。”張陵微笑着再向情人說道,然後回看教場。

  楊心柔看着張陵俊俏的側臉,有一點入神,下一刻便被兩匹戰馬的嘶叫聲喚醒,也立即回看教場。

  兩匹戰馬快速接近,關羽不欲斬殺楊光,慣常地快馬一刀殺敵的手勢微微調整,把目標換成楊光手臂上那個古怪的盾牌,心想先嚇嚇你這山野之人,打算以六分力量把那盾牌砍破,他不敢用上全力,因怕連盾帶手也被他一刀砍掉,這種事在戰場上太經常發生了!

  而楊光在雙方快速接近的過程中則是一直集中先注視着關羽的眼神,他看到關羽先看了看自己右手上的盾牌(其實正常應是鎖在左臂,讓右手可以持其他武器,但楊光之前留意到關羽並非左撇子,臨時靈機一觸便請陳諾幫他改為鎖在右手更好,一來右手力量更大,二來雙方打鬥時距離便短了很多,更有利於他全心先集中防禦),然後又注意到關羽舉起了的刀微微改變了角度,接着關羽又再盯着盾牌,猜到關羽欲要斬向盾牌,估計是想先嚇嚇自己吧,楊光也心想好啊,省得我去閃避,那看看是誰嚇誰吧!楊光便全力把盾牌撞向關羽的刀!

  雙方接近,一人舉刀砍盾,一人舉盾撞刀……“碰!!”一聲大響,然後兩匹戰馬擦身而過,雙方戰馬到了剛才對方的位置,然後楊光撥轉馬頭遙看關羽,但只看到關羽的背面,他竟然沒有撥轉馬匹只是停在那邊,楊光正奇怪關羽在幹嗎?忽然聽到現場一片驚呼聲和自己隊友的歡呼聲,再看剛才兩人相交位置地上,原來關羽的戰刀竟然已經斷了!!

 

<第15章完>

Copyrights by writer : Hung Kim Fung 

 

 

作家價錢報價
  • 20200519
  • 書本作家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登記
  • 香港作家網 尋找作家Writer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排行榜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紀錄
  • 「香港作家網」各作家之優質作家訓練培訓課程班
  • 香港作家網Writer廣告查詢、推介優質香港好作家 香港作家Writer專業網上宣傳推廣及資訊平台、作家宣傳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