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1章> 溤六俠和徐庶之計謀 | 香港作家網 HK Writer - 最強的寫手O2O平台

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工作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1章> 溤六俠和徐庶之計謀

Franky Hung (筆名 : 一把劍) 作家紀錄: 書本寫作小說連載 ; 回到三國之特種門派 <第11章> 溤六俠和徐庶之計謀

     

      隔天正午,陽光普照,田野中一批一批農民正在辛勤勞動,城中大街小巷車水馬龍,叫賣聲不絕,軍營內不停傳出士兵訓練時所發出雄壯威武的叫喊聲,使得這個位於荊州北部的小城新野,在劉備的治下顯得生機勃勃,農商繁盛,軍力充沛。作為主人的劉備被荊州之主劉表邀請到此不足兩年便把新野治理得煥然一新,尤其軍力由幾千急增到三萬五千(主要因為博望坡的奇蹟),他理應感到高興和自豪,可是此刻在他俊秀但明顯久曆風霜的臉上卻隱含憂傷之色,眉頭深鎖站在軍營內東教場的邊沿,和陳到正在訓練士兵的西教場正好是整個軍營的東西兩端。

      劉備兩旁站着關羽和張飛兩位萬人敵,天山十俠站在張飛旁邊,關羽的義子關平和隨從周倉站在關羽旁邊,教場觀眾席上坐着一眾今早突然受邀前來的所有新野文武官員,劉備原來只邀請了最核心的十餘位文武例如兩位義弟,徐庶,趙雲,陳到,孫幹,糜竺,關平,周倉等人觀看今天天山派展示武力。

  教場中有兩人被捆綁着跪在地上,正是前天晚上被楊光他們所擒的兩人,他們身旁有十餘士兵,徐庶站在兩人身前數米,趙雲在徐庶身旁手持長槍而立。觀眾席上眾文武正在議論紛紛,他們當中有本來已經受邀前來的最核心文武,也有知道今天天山派會展示武力但本來沒有受邀的高級官員,還有更多的中和低級官員則連天山派的名字也沒聽過,所有本來沒有被邀請的人也非常意外今天一大早突然收到通知被主公劉備邀請到此。

  過了片刻,一名小吏來到劉備身前稟報所有文武也到齊了,劉備點頭示意小吏退下,然後便向徐庶道 :“徐軍師,請開始。”

  “遵命。”徐庶先向劉備躬身作揖,然後轉身向兩名被擒者及觀眾席眾人大聲說道 :“前天主公邀得天山派十位俠士到來新野作客,實畢勝榮幸。”徐庶說着便向楊光他們抱拳,楊光十人也抱拳回禮。

  而在觀眾席上的中和低級的官員在天山派十人剛來到時並不在官邸,現在才是第一次聽到天山派之名,他們大部分人也心想,天山派?聞所未聞啊?

  徐庶繼續說道 :

  “諸位俠士今天將會向我等展示天山派絕技,定使我等大開眼界,然而有一事情要先解決,於前天晚上,劉表劉景升皇叔的“常駐新野外交官大人”告知主公,劉表皇叔有屬下以新野官員之身份工作已久,原意是派他們前來幫助初到新野不久的主公處理政務及暗中協助查探有沒有曹賊或其他勢力之細作潛伏於新野,怎料這些人當中竟然有狂徒反叛劉表皇叔,更於前天晚上派出探子查探及偷襲天山派,當然以天山十俠之能豈會讓鼠輩偷襲得手,反被他們輕鬆擒獲交與主公,便是跪於地上此兩人,事後主公請外交官大人到官邸相詢,便得知徐某剛才所言之事情,外交官大人更告知主公已經查清楚這些叛賊是投降了逆賊曹操,而他正在查探劉表皇叔派來新野工作的這些人中還有誰已經降曹,因怕打草驚蛇所以還未告知劉備主公,亦把已經查出之名單寫出及向劉備皇叔陪罪。”

  教場觀眾席即時一遍嘩然之聲,眾文武無不震驚,竟有此等事情發生!

  此時觀眾席上有一胖矮之中年人站起抱拳詢問 :“徐軍師,沒料到新野竟然發生了此等大事,請問相關叛賊是否已經全部擒獲?另外敢問劉表皇叔的外交官大人是那位?”詢問者是原本已經受邀前來的核心官員糜竺,他的妹妹嫁了給劉備,與劉備十分親厚。

  “常駐外交官”,這麼現代的官職,當然是溤文軒他們四人前晚和劉備見面時說的,不只糜竺,當然連劉備和徐庶也是當晚才首次聽到這個官職。

  “子仲,此外交官乃是我與景升皇兄之特殊連絡人,怎能當眾說出他的名字,如果他有個什麼閃失,我如何向皇兄交待?稍後我再告知你,可切記保密。”劉備見是糜竺發問,不想為徐庶添加麻煩,所以自己回答糜竺。

  “明白,謝主公。”對糜竺來說,劉備的回答已經足夠向眾人顯示自己的尊貴身份了。

  “好了,事情就是如此.........你兩沒想過兩位劉皇叔竟然早已經有專人為他們作機密溝通吧,更沒有想過你們這班叛黨已經降曹的事已經被外交官大人查明吧!”徐庶向着被捆綁的兩人說着,一句比一句更銳利。

  “劉皇叔,徐軍師請饒命,冤枉啊,我們沒有降曹,冤枉啊……”兩人自然怕死,而事實亦真的沒有降曹,不斷大叫冤枉。

  “什麼冤枉,如此說難不成劉表皇叔和外交官大人冤枉你們降曹?你兩配給劉表皇叔冤枉嗎?你們知道通敵罪名有多重嗎?可憐你兩的家人,親人也將因為你們被誅連……”徐庶冷泠地道,而所言的更尤如利刃刺進兩人的內心。

 

  “真是冤枉啊,請皇叔,軍師明鑒!我們真的沒有反叛劉表皇叔,更沒有降曹,請饒命!也請不要殺我們家人親友……嗚……嗚……”兩人不禁哭了起來。

  就在兩人求饒哭起來的這一刻,劉備閉上雙目,臉上表情難過,張飛和關羽則面帶怒容,張陵看向溤文軒作了個眼色,而徐庶回頭看向溤文軒點頭以示佩服,溤文軒也向徐庶回以點頭及微笑。

  這就是溤文軒當晚想到的方法,先告訴這兩人,有一位專責為劉表和劉備聯繫的“常駐外交官”在新野,其實當然並沒有這個人及官職,但在劉備和徐庶的演技下,這個“外交官”的存在感很真實,首先天山派受襲後去告知劉備很合理,接着劉備請“外交官”來詢問一下也很合理,“外交官”見自己劉表勢力的探子被擒,決定犧牲被擒者以穩定劉表和劉備的關係也很正常,而“外交官”為了滅口及轉移視線把這兩人定為降曹通敵的重罪,這樣除了這兩人必死,也會誅連家人親友,便是摧毀兩人內心的最後一記重擊,兩名探子在內心崩潰而求饒下,徐庶再以說話技巧令他們只要真是劉表的人便自然會說自己沒有背叛劉表以求饒,而如果不是劉表的人則有可能說任何話,卻又絕不會說自己沒有背叛劉表,因為這個稍後一查便知道他們是不是劉表的人,而事情也就是這樣在兩人求饒的過程中便自己承認了是劉表勢力的人。

  劉備當晚找徐庶商議,兩人也覺得溤文軒的方法可行,而且也希望知道這兩名探子是潛伏於新野的那位高級官員派來及是屬於那方勢力的,還有是一個或是多個高級官員?於是便發生了今天暫時到此的前半幕。其實在劉備內心寧願是曹操或任何其他勢力的人,可惜事實卻正是劉備最不希望的……皇兄劉表!

  劉備閉上雙目讓自己冷靜了一會後,心知是事實始終也要接受,然後便把雙目張開,炯炯有神,回復了梟雄本色,開始繼續今天的後半幕。他向前走出幾步,大聲道 :“你們這班人投降逆賊曹操,意義不只是背叛了景升皇兄,而是背叛了大漢!徐軍師剛說降曹名單中的人,今天我劉玄德以漢皇叔的身份,必殺之!!”

  在場所有人聽到劉備的話,也感到寒意升起,知道主公要動手開殺了,在場一眾官員,無不心跳加速,而當中有三位高級官員和四位中級官員是劉表派來滲入新野的官員系統的,便是其中一位高級官員在楊光他們剛到當天指示那被擒的兩名探子前往打探楊光他們,此刻七人心中除了震驚於竟然有一位“外交官”存在以外,也大罵他無恥,為了維持劉備和劉表的關係竟然陷害他們降曹,七人也已經緊張得手心冒汗,他們心中唯一能寄望的是剛才徐庶說“外交官”還在查,那有可能是代表“外交官”只告訴了劉備一部分潛伏者是誰,而非把全部也告訴了劉備,如果劉備不知道自己是潛伏者,便沒事了,可是這個不確定性太高。

  劉備語畢走近楊光說道:“楊大俠,這位置距離被捆綁那兩名反賊約一百步(五十米),希望請天山派展示神技同時替劉備除去兩名逆賊吧,謝謝。”

  楊光他們還真沒想到這劉備竟如此乾脆,剛才求證被擒兩人是不是劉表的人是溤文軒之謀,而現在劉備所做的是要抽出劉表派來潛伏的官員(觀眾席上那七人),並同時確認天山派遠距離殺人的技藝,是徐庶所謀的,楊光和溤文軒他們並不知曉。

  楊光聞言也如劉備剛才一樣閉上雙目思考,耳中不停傳入兩人聽到劉備說要殺他們後大聲喊着饒命之聲音,片刻後張開雙目,但神色和劉備完全不同,他是流露出無奈及有一點可憐那兩人的神情,歎了一口氣,然後向神槍手黃家言道:“家言,麻煩便如博望坡時一樣吧。”而劉備一直仔細看着楊光的表情變化,知道他是一個仁慈的人,心想可惜仁慈只可存於和平時代,而不能存於亂世,然後說道 :“楊大俠,黃五俠,感謝。”

  “嗖.......嗖.......”前後兩聲輕響,黃家言由拔槍,連開兩槍到收槍,動作優美一氣呵成,兩名被捆綁着的探子便如夏侯惇及李典同樣眉心中槍而亡,鮮血狂噴,求饒聲音消失,兩人先後倒在地上,而除了劉備和張飛,在場所有人也是滿臉驚愕,最快回復思考能力的是徐庶,他心想竟然真是快得完全看不見的神速,也肯定不是玻璃。然後是趙雲,他在想的是以這種神速,不要說自己,只怕即使以當年天下第一武將呂布的身手也不可能避開。

 

<第11章完>

Copyrights by writer : Hung Kim Fung 

 

 

作家價錢報價
  • 20200515
  • 書本作家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登記
  • 香港作家網 尋找作家Writer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排行榜
  • 香港作家網 作家Writer紀錄
  • 「香港作家網」各作家之優質作家訓練培訓課程班
  • 香港作家網Writer廣告查詢、推介優質香港好作家 香港作家Writer專業網上宣傳推廣及資訊平台、作家宣傳推廣